快捷搜索:

药明康德,富士康首发募资额恐

2019-09-20 作者:金融理财   |   浏览(191)

“作为首家获得IPO核准批文的独角兽企业,药明康德募资缩水、发行市盈率回归理性,估计会影响后续上市独角兽企业的表现。”

投资者对鸡犬升天的独角兽概念股行情炒作不可过于沉迷,还是应回归价值投资的正途。

36天“闪电”过会之后,时隔逾两个月,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终于拿到了A股市场的“入场券”。但是,证监会并未按惯例披露募资金额一事引起了市场的广泛关注。根据此前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富士康此次拟募资金额约为272.53亿元。业内人士则认为,富士康之所以迟迟未能获得IPO批文,与首发募集资金过大有关,而富士康最终的首发募资金额也被认为存在“缩水”的可能。

最近一段时期,独角兽企业的关注度非常高,而从宁德时代、药明康德的快速过会情况来看,也恰恰暗示出独角兽企业有逐渐被认可,逐渐被重视的趋势。药明康德成为首家获得IPO批文的独角兽企业。

欲打造“医药界阿里巴巴”的药明康德率先拿到IPO批文,其后来居上,上市速度超越早已过会的富士康与宁德时代两只独角兽。药明康德成为首只通过IPO上市的中概股,也是上市速度最快的独角兽公司。

从披露招股书申报稿到过会仅仅用了36天,富士康创造了A股史上“闪电”过会的神话。但在之后,富士康却迟迟未能获得IPO批文。5月11日深夜,证监会按法定程序核准了富士康的首发申请,富士康IPO批文终于“落地”。有业内人士预计,最快在未来一两个星期内,富士康将有望正式在A股进行招股上市。

实际上,药明康德具有多重身份。首先,药明康德属于医药界的独角兽企业。其次,药明康德也曾属于中概股企业,但已完成了私有化退市过程。此外,药明康德是首单以IPO形式回归至A股市场的中概股企业,对市场来说,药明康德的IPO具有非一般的影响意义。

药明康德之所以率先拿到IPO批文,很大程度上在于其“折价”上市,即募集资金规模大幅缩水。4月16日,药明康德在上交所网站披露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初步询价及推介公告》显示,其IPO发行数量不超过1.04亿股,预计募集资金使用额为21.3亿元,较公司此前预披露的57.41亿元减少63%,计划投资项目也由10个调减为4个。

自今年2月1日上报招股书申报稿之后,富士康的IPO之旅一直在快马加鞭地进行。证监会官网显示,在2月9日证监会的首发申请反馈意见以及富士康的招股说明书均在官网进行了披露;而在2月22日富士康的招股书就快速进入到了预披露更新状态;之后在3月8日富士康正式上会获得通过。富士康的“闪电”过会经历也让业内人士认为独角兽企业IPO快速通道正式通车。

今年以来,独角兽企业的过会时间往往超出市场预期。以药明康德为例,从2月2日报送更新后招股书申报稿后,到3月27日即成功过会。4月13日更是成功获得IPO核准批文,前后耗时仅50天左右。

按照最初的募集资金574057.9万元和新发股份数10419.86万股计算,药明康德的发行价将达到55.09元,市盈率飙升至50倍左右。不过,此次药明康德募资规模调减后,发行市盈率将降至22.99倍左右,在23倍的发行市盈率红线以下。

彼时,业内人士分析认为,按照富士康的IPO速度,若顺利过会,预计富士康有望在4月左右登陆A股市场。但是在随后证监会每周一次下发的IPO批文中,富士康的名字却始终没有出现在名单上。5月11日,作为证监会按例下发批文的日子,直到快次日凌晨该批文的名单才被揭晓,富士康终于拿到了资本市场的“入场券”。

作为首家获IPO批文的独角兽企业,药明康德的发行状况受到市场高度关注。

药明康德募资规模大幅缩水,对市场将有几点重要影响:

据悉,富士康是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及工业机器人 专业设计制造服务商,为客户提供以工业互联网平台为核心的新形态电子设备产品智能制造服务。财务数据显示,在2015-2017年富士康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约为2728亿元、2727.13亿元以及3545.44亿元,当期对应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约为143.5亿元、143.66亿元以及158.68亿元。

实际上,此前曾传出药明康德的募资规模或达57.41亿元,发行价格与发行市盈率也远超市场心理承受预期。甚至有评论认为,对药明康德此前的募资规模与发行市盈率,有点狮子开大口的感觉。

其一,独角兽上市尽管有IPO快速通道,但并没有狮子大张口高价发行的“尚方宝剑”。

需要指出的是,同样作为“闪电”过会的独角兽企业药明康德,虽然晚于富士康过会,却先于富士康拿到IPO批文。药明康德在3月27日正式过会,时隔仅半月,在4月13日就拿到了IPO批文,并于4月24日进行了申购。

但从最新公告的招股意向书来看,药明康德的要求,却变得理性不少。

此前,市场质疑药明康德作为独角兽募集资金过多,发行市盈率太高。药明康德在IPO过会后的会后事项环节中,终于调减了募集资金规模,按照23倍市盈率红线确定发行价格。这无疑为后续的独角兽上市确定了一个标杆。

值得一提的是,在5月11日深夜下发的富士康IPO批文中,证监会并未按例披露募资金额,该事项引起了市场的关注。而根据招股书显示,富士康此次拟募资金额约为272.53亿元。在业内人士看来,对比药明康德募集资金“缩水”一事,富士康首发募资金额“缩水”恐成大概率事件。

其中,从招股意向书资料显示,药明康德IPO发行数量不超过1.04亿股,预计募资使用额21.3亿元人民币。至于其发行价格,则定为21.6元,对应发行市盈率22.99倍,较之前计划的方案明显缩水。

其二,富士康、宁德时代等其它独角兽募资规模缩水将是大概率事件,监管层将在新经济IPO与市场稳定之间寻求最大平衡,不可能任由一大批“巨无霸”空降A股砸坑。

富士康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公司此次发行所募集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拟主要聚焦于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云计算及高效能运算平台、高效运算数据中心等八个部分进行投资。按照每部分的拟投资额来计算,富士康此次拟募资金额约为272.53亿元。

不过,在药明康德募资规模缩水的同时,弃购额度却出乎了市场的预期。从具体情况来看,网上投资者弃购数量为32.28万股,网下投资者弃购数量为5634股,累计弃购数量32.84万股,弃购金额超过700万元。

2018年初至今,单只新股平均募资规模约10.9亿元。在今年2月5日登陆深交所募资49.67亿元的华西证券,成为2017年以来新股募资额的最高点。由此可见,监管层对于新股募资规模还是非常审慎的,在行情不稳时对巨无霸上市很难大开绿灯。

有市场人士认为,富士康之所以迟迟未能获得批文,与募集资金过大有关。作为中概股回A第一股的药明康德就曾经历了IPO募资规模缩水超六成的情形。具体来看,药明康德在今年2月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公司拟使用募集资金约57.41亿元,用于苏州药物安全评价中心扩建项目、天津化学研发实验室扩建升级项目等10个项目建设。但在4月13日证监会按法定程序核准了药明康德以及亚普汽车部件股份有限公司两家企业的首发申请时却表示,筹资总额不超过30亿元。有业内人士曾指出,药明康德之所以较快拿到IPO批文在于其“折价”上市。之后,药明康德在4月16日披露招股意向书显示,拟使用募集资金数额变为21.3亿元,IPO募资规模缩减约63.07%,项目建设也由原来的10个缩减为4个。

作为首家获得IPO核准批文的独角兽企业,募资规模缩水,这不难理解。究其原因,一方面在于此前计划的募资规模较大,而在当前疲软的市场环境下,难免会给市场构成一定冲击,缩减募资规模也是保障股票市场的平稳运行;另一方面则是药明康德的发行价格与发行市盈率回归理性,利于二级市场股价的发挥,而不至于估值泡沫过快膨胀,提前透支掉未来数年的盈利预期。

早已过会的富士康为何迟迟拿不到批文,一大原因恐怕在于其募资额过大,达到272.5亿,另一只独角兽宁德时代拟募集资金131.2亿元,募资都在百亿以上。而药明康德调整后的募资仅为20亿出头,这也很好解释了为何率先拿到IPO批文的是它而不是富士康与宁德时代。

另外,从今年4月证监会下发的IPO批文来看,募资总额出现了整体缩水的现象。诸如,在4月20日证监会按法定程序核准了深信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及福达合金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两家企业的首发申请,两家企业的筹资总额不超过15亿元。深信服原拟募资约13亿元,但在获得批文后缩水至约11.55亿元;福达合金原拟募资约2.82亿元,但在获得批文后缩水至约2.09亿元。此外,在5月4日证监会按法定程序核准了科沃斯机器人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汉嘉设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两家企业的首发申请,两家企业筹资总额不超过11亿元。其中,科沃斯原拟募资约9.12亿元,但在获得批文后缩水至约7.51亿元。

不过,对于超预期的弃购现象,确实值得我们去深思。但作为首家上市的独角兽企业,本来可以有比较好的市场表现,而中签者获得较高投资回报率的可能性也是比较大的。然而,在这个时候,选择弃购的投资者,既丢失了获利的空间,同时也可能会因连续弃购,而面临遭到限制申购,被打入申购黑名单的风险。

按照发行审核流程,发审委过会后,需履行一定的会后事项方可获得批文。富士康、宁德时代这两个大块头要想顺利上市,较为可行的就是降低募资金额,以后再增发或者发行债券。想一口吃成个胖子,一步到位解决募集资金问题,恐怕较难。

需要注意的是,自2018年以来,截至目前,于2月5日上市的华西证券募资金额最高,约为49.67亿元。

对于药明康德超预期的弃购行为,或许存在几个原因。

其三,药明康德调低市盈率发行,将抑制独角兽概念股行情炒作。

资深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募集资金过大会对二级市场造成冲击,若募资金额“缩水”,对富士康而言影响不会太大,未来还可以通过增发或者发行债券、配股等方式解决募集资金问题,但也不排除富士康募资金额照常募集的可能。

其中,在今年以来IPO低速发行的背景下,投资者申购新股的意愿有所降低,即使配售成功,也会存在遗忘缴款或资金不足不能全额缴款的问题。

此前,在药明康德获得IPO批文,尤其是50倍市盈率高价发行的鼓舞下,A股医药股、科技股的独角兽行情愈演愈烈。投资者很容易据此做出对比或者猜测,药明康德发行市盈率都达到50多倍,上市后经历几个涨停,达到100多倍很有希望,那么其它的医药股、科技股为什么不能向它看齐呢?

据了解,有券商预计富士康此次IPO将发行19.6953亿股,预计发行价在13.84元左右,对应发行市盈率为17.18倍。按此粗略计算,富士康估值超2700亿元。而各大券商对富士康的估值分歧很大,低至15倍市盈率、高至40多倍市盈率。

再者,对于部分资金而言,可能对内外部市场环境的不明朗预期感到了担忧,即使顺利中签,还是保持谨慎的态度。至于独角兽企业,因其概念题材新颖,投资者对其预期并没有抱有过于乐观的态度。

药明康德以23倍市盈率发行或将打碎投资者不切实际的幻想。投资者对鸡犬升天的独角兽概念股行情炒作不可过于沉迷,还是应回归价值投资正途,寻找业绩与估值匹配的标的。投资者需要明白,独角兽不是游资的玩物,不是用来炒的,而是用来投资的,是用来达到新经济上市这一战略目标的。

根据富士康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公司所属行业为电子设备智能制造行业,根据证监会2012年10月发布的《上市公司行业分类指引》,隶属于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国金证券 在其研报中称,考虑到富士康股份在A股具有稀缺性,按照30倍左右市盈率,加上发行新股募资,市值超过5000亿元也很有可能,将超过国内科技类龙头海康威视 、360市值。

此外,则是在于对打新规则的不熟悉,而对于一些资金而言,因市场中可配售缴款的资金不多,同时加上缴款时间太仓促的原因,而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缴款的任务。由此一来,却在某种程度上提升了弃购的比例,而这一个现象的频繁上演,确实需要引起我们的重视。

但也有媒体报道称,有券商TMT行业分析师认为,“吸引眼球不等于获得高的估值,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当前市盈率仅10倍,近期股价并没有受到富士康在A股上市的影响,说明海外投资者仍比较谨慎。按照其各业务分布式估值,22-25倍较为安全”。

然而,即使募资规模大幅缩水、弃购金额超出预期,但这并未影响市场对独角兽企业的青睐程度。作为首家上市的独角兽企业,药明康德料有较好的市场表现,而其最终的市场定价与估值,也将会具有较好的参考意义。但是,对于独角兽企业的募资规模,仍然会根据市场环境的好坏进行调节,而募资缩水、发行市盈率回归理性,估计也会深刻影响到后续上市的独角兽表现。

安信证券则在研报中指出,富士康破局传统代工模式,大体量+智能升级迎工业互联网元年;富士康业绩规模在A股市场达到较高水平,可跻身2016年A股市场营收前15名;2017年净利润突破150亿元,预计超过99%的A股上市公司业绩。并同时指出,考虑富士康作为全球最大电子制造服务商在A股的稀缺性,有望成为A股市值最高的科技股龙头,由此带动产业链相关标的的高景气发展。

北京商报记者 崔启斌 马换换/文 王飞/制表

本文由365bet在线体育直播发布于金融理财,转载请注明出处:药明康德,富士康首发募资额恐

关键词: